· 用户注册 · 设为首页 · 加入收藏 · 联系站长 · · ·
 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图片中心 | 影音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许愿祝福 | 我要投稿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生物小吧 >> 文章中心 >> 答疑集锦 >> 生命基础 >> 正文 今天是:
青海湖,真正壮观的是海 等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681    更新时间:2007/5/13
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青海湖,真正壮观的是海

    带我们去青海湖的导游是个小伙子。他看我穿得少,告诉我,青海湖湖面海拔3200米,风一吹,冷飕飕的。我们听说3200米,觉得不可思议,我们登的华山才2000多啊!其实在西宁、塔尔寺已经有2700米了,华山早在脚下。而等会儿要爬的日月山比青海湖面还要高许多呢。

    大约两个小时,到了湟源峡。导游说这个峡谷是青藏高原中少见的地形,它由古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撞击而成。峡谷有大片森林,年均有两个月雨季。茫茫大西北,难得有一溪流水、一片森林。

    溪水汇聚成湟水流经西宁,看来湟水是西宁的母亲河啊。沿着峡谷大约走了一个小时,溪水声逐渐消失,我们到达湟水源头了。

    现在要翻过日月山。日月山是唐朝和吐蕃的国界。当年文成公主进藏,从长安坐矫子,到了日月山,换乘吐蕃派来的马。唐朝在日月山上修建了两个碑亭以示纪念。导游还告诉我们,日月山在地理学上非常重要:它是内流、外流河的分界;是黄土高原、青藏高原的分界;是农业、牧业区的分界。

    欣赏了一路高原山色,牦牛和羊群渐渐多了,我们知道正在接近牧业区。果然,远处出现了两个山头,上面两个塔傲视四方。日月山到了!

    碑塔建在三层台基上,八角攒尖,塔内立石碑。日月山上真冷,估计只有十来度,风一吹,人直打哆嗦。不远处有一藏族的煨桑台,布幔迎风飘摆。周围延绵不断的山脉,山上长着低矮的小草,像铺了一张浅绿色的毯子。一棵树也没有,令人感到一阵孤独。只有这两个碑塔和煨桑台,为文成公主轻轻泣诉愁戚——公主即将离开所有亲人,嫁与素未谋面的西藏首领。

    过于热情的藏民打破了我们这种心绪。他们邀你骑牦牛、穿藏袍、抱羊羔,小孩子还给你献哈达,争着跟你拍照!(当然要收钱的!)不如我们想象般纯朴憨厚。有一个羞答答的姑娘看着我们。戴明一认就知道她是真正的藏族姑娘,拉她合个影。姑娘脸上泛起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。

    日月山上的风吹得我们不敢多待。我们向前出发了。果然如导游所言,过了日月山就是牧业区,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啊!公路直直的消失到前方的地平线上,而地平线毫无起伏地向两边无限延伸,浅蓝的天色向地平线退晕。大地铺了一层浅绿色毛毯,远处几个小黑点是牦牛,小白点是绵羊,它们在编织着这张大毛毯。偶尔有一条溪水蜿蜒穿过几个游牧民族的帐篷。公路边一排排峰箱,养蜂人向汽车招手卖蜂蜜。

    这就是大草原!一切是多么伟大,而一切又变得多么渺小!

    终于,我们沸腾了:看到远处青海湖的湖面了!导游说,别得意太早,鸟岛在湖的西北角,起码还得走两三个小时!可以想象它有多大了吧!接着导游又给我们介绍,青海湖远不止这么大,乾隆年代它是现在的四五倍!史前这是古海洋,和古印度洋相接。

    随着地壳运动,世界屋脊上升,就像双手捧起了一抔水。由于蒸发量远大于降水量,青海湖正在以年均1cm的速度干涸!较浅的地方已经露出地面,甚至把湖面隔断。以前要乘船去鸟岛,现在汽车就可以直接到达!导游绘声绘色地说,“文成公主在日月山看到的景色肯定比现在美多了,因为青海湖就在她眼底下!”

    中午,我们到达“倒淌河”。故名思义,倒淌河不向东流,而是流向青海湖。我们在河边一家餐馆尝了一条湟鱼。听说湟鱼是在这个内陆咸水湖里唯一能生长的鱼。它长得很慢,每年只长1cm,无鳞。

    本来它是鸟岛上鸟类的食物,后来一次饥荒,它救了青海人的命,从此成了人类的食物。现在捕鱼者众,湟鱼数量急剧下降。以前小孩子在小“倒淌河”边随手扔一块石头,就能砸中一条湟鱼,现在就难了……。其实,罪魁祸首是我们——旅游者!要是我们不吃,谁会冒险偷鱼?其实动一下脑筋就明白,它原本并非人类的食物,有什么好吃?!我们尝了尝,确实很一般。不过旅游者喜欢新鲜,反正一辈子吃湟鱼的机会不多啊!不吃白不吃!

    过了倒淌河,鸟岛也快到了。我们挨着青海湖的边上奔驰了两三小时,才跑了青海湖的四分之一。难怪称为“青海”:湖水青蓝如夺目宝石,一望无际,谁知道是内陆湖还是海!只有每年4-7月飞来避暑的候鸟才知道!

    由于食物渐少,又已接近秋季,现在看不到数万只鸟聚集在小岛上翶翔嬉戏的壮观景象了。只待一个巨浪翻过来,惊起几只鸟,拍拍翅膀,稀稀落落的啼叫几声。我们不禁失望。

    鸬鹚岛上的鸬鹚总算多一些,大概几百只吧,停在与岸上相隔数十米的巨石上,光秃秃的巨石布满了黑乎乎的鸬,算是壮观的一幕了。

    真正壮观的是“海”。我们走到海边,感受大自然的浩瀚之美,享受着轻拂在面上的海风和扑向脚边的浪花,心灵开阔了许多,胸怀要广博起来。孙蕾禁不住“海水”的引诱,早已跳进湖里,湖水很浅,往里“游”了一百米,湖水还是齐腰,我们哈哈的笑起来。

    导游告诉我们,青海湖最深处只有17米(书上写30米,显然过时)。想想,也不难理解,大草原地势起伏这么平缓,草原里的青海湖自然也不会太深了。17米!也许百几年后就干了,到时候青海湖恐怕要变成大草原的一部分!想着想着不禁有一丝伤感。可是,大自然安排的事情,谁可以阻止?!

    导游给我们讲藏民的故事。

    他指向青海湖中心很远很远的一个岛,那个岛在青海湖的中央,叫海心山。每年冬季冰封时,一些喇嘛徒步走向海心山,在那个无人的绝境中潜心修行,第二年再出来补给。我们想,虽然青海湖波澜壮阔,景色无限美,但要修行一年,真的受不了!真感叹藏民的毅力。

    值得惊叹的还在后头!导游接着讲,藏民心中有一个心愿,正如穆斯林盼望今生今世去一次麦迦朝圣一样,藏民要到拉萨的布达拉宫。他们把一辈子的积蓄带上,徒步走去拉萨!一路上向沿路(定居)的藏民讨些糌粑维生。积蓄是绝不动用的。他们要翻雪山,跋涉广阔的高原。

    要不是体质好,这么艰辛路程早已不能忍受。虔诚的喇嘛每走一步还要作一个五体投地的鞠躬,直至到达拉萨!这就是传说中的“一步一叩首”。他们把所有积蓄都捐给布达拉宫,许下的心愿就能实现了!这样的一步一叩首,何年何月才到拉萨?开始我们表示怀疑,后来下山时,在湟源路段真的看到一个叩首的喇嘛,我们惊呆了!!

http://www.woaicn.com/qinghai/19923.html

 

青海湖印象

    我喜欢偏僻或者蛮荒的地方,因为我需要开阔的视野,和带着旷野的风,我喜欢旷野和草的味道,青海湖正是这样一个地方。

    飞机在兰州降落,转火车去西宁。车窗外是千篇一律的黄土丘陵,土黄色的上面有一层几乎难以察觉的、象被剃掉的头发一样的草,几乎不是绿的,几乎是和黄土一样的颜色。几个小时窗外都是这样,只有偶尔掠过的树和土坯房打破这种单调的寂静,颜色的寂静。

    但是,当我们租来的车终于驶近青海时,我还是吃了一惊,在高原的炽烈阳光下,青海是那么的蓝,从第一眼看到她时,那是一天横亘在地平线上的深蓝的线,颜色是深海的深蓝;我们离蓝色的线越来越近,深蓝色的线慢慢地变成了一条深蓝色的带子,蓝色的带子上是天蓝色的天空,深蓝带子下面是金黄色收割过的油菜田和泥土。

    这种色调完全是油画。我手中的相机象机枪一样地把胶卷都倾泻了出去。我不知道我是否还会有足够的胶卷,因为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 当我们终于伫立在青海岸边时,我明白了她为什么叫青海,因为她就是海。辽阔、深邃而且咸涩。虽然被陆地锁住,但她仍然是海。

http://www.8848tibet.com/qinghai/tours_1980.html

 

青海湖美景

    5:30就上了车,直奔青海湖。

    天还没亮呢,没有太阳照着的西宁还真是冷。虽然是八月天,我们穿得倒像是过冬。

    青海湖距西宁有多远呢?我忘了,反正是很远很远,很远很远的一段路,不过路况还不错。沿途看了一些小的景点:

    王洛宾纪念广场(青海的土地资源还真不是一般的富余,一个王洛宾就占了这么大的广场,而且广场周围的大面积土地都空着呢);

   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发基地(想想吧,当年中国顶尖的科学家们就工作在如此荒凉的地方,住在如此简陋的小平房里);

   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纪念碑(这里就不用买门票了,只有一个碑,在栅栏门外看看就可以);

    还有一个叫金银滩的地方,也就是一片大草原,可以骑马。牧民说5元骑一小圈,10元骑一大圈,我们要求5元骑一大圈,牧民们答应了,可是在一“大”圈骑下来后,怎么想怎么觉得象是一小圈,上当了!说起来还真是不好意思,这当上得可真够弱智的。

  除了这些叫得上名来的景点以外,更多的是看着并不很高却连绵不断的群山,山脚下大片绿油油的牧场,还有山坡上、草丛中成群的牦牛、黄牛、绵羊(身体是白色的,脸是黑的)、大马,偶尔还有几只驴子。奇怪的是,经常看到大群大群的牲口,却看不见一个放牧的人,没有人的世界看起来格外的平和、安宁,而这平和、安宁之中却有一种让人激动、让人心潮澎湃的力量!(想喊吗,想大声的喊出来吗,想把久居的城市中的怨气统统喊出来吗,可以,只是别惊到牛儿)

    放眼望去,青青牧场的尽头是蓝天白云,绵绵群山的尽头是蓝天白云,笔直公路的尽头是蓝天白云,也许我们要去的地方并不是什么“景点”,而正是这蓝天白云,也许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,走下去,真的就能到了。

    远远的,终于看到青海湖,也终于明白“青”的由来,那海一样的湖水既不绿,也不兰,是青色的。阳光下的湖水泛着点点金光。

    听说,高山上的湖水是仙子的一颗眼泪,不知是谁把怎样的悲伤倾泻在这里,和群山一起执著着这千年不变的无边无尽的美丽。

    在151导弹基地住了一晚,那是个游览青海湖的地方,有码头,可以坐船。我们住在草原宾馆,120/标间,条件较差,建议住在青海湖宾馆,tel:0974-8519688,条件不错,窗外就是湖,当然,价钱也比较高。

    景区里的饭也挺贵,服务员小姐一个劲的推荐本地特产——“湟鱼”,湟鱼是国家保护动物,不过这种“保护”在本地一点也看不出来,公路两边经常可以看见大人、小孩或拿着一条,或挑着一串,向往来的车辆招呼着。 司机王师傅说,这种鱼只生活在青海湖,长的很慢,国家是不让捕食的,却也拿湖周围的这些村民们没有办法。这几年,每逢旺季,每天要被游客吃掉上吨的湟鱼,而且这种鱼被捕上来后,是活不了多久的,第二天必死。虽然湖很大,但鱼再多也比不上人的嘴巴多,照这么吃下去,用不了多久,湟鱼必将变成人类嘴里的又一个回忆。不为小姐的热情所动,我们没吃那理应被保护,却没有被保护的鱼儿,其实心里也知道,我们的坚持救不了任何生命,只不过明天多了几条鱼的尸体罢了。

    第二天,继续沿环湖公路行驶,却发现远处的山峰竟然有了白雪的痕迹,原来是拜早上的一场雨所赐,在这里,山下下雨,山上下雪。

    沿青海湖走,经常能看见大大小小的嘛尼堆(不知道写得对不对),好像是藏族民众“转湖”时祈求平安的地方,蓝天白云映衬着,有一种很神秘的感觉。我们的车子停在一个很大的嘛尼堆旁,这里住着一家藏族同胞,摆了个卖酸奶的摊子。王师傅亲切的打着招呼,说好久不见,得到的回应是阳光一样灿烂的笑脸。于是,我们在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上,喝着世界上最纯净的牦牛酸奶,无糖,无防腐剂。

    鸟岛和油菜花

    鸟岛和油菜花是青海湖两大最著名的看点,5、6月看鸟,7、8月看花。现在这个季节,鸟是看不到什么了,但还是去了趟鸟岛。

    进了鸟岛,坐游览车很快看完了蛋岛,果然一只鸟也没看到,又去了鸬鹚岛,只见在一块大馒头似的石头上站着几十只鸬鹚,OK,总算看到带翅膀的了,没白来。据说如果来对了季节,这里会有好几万只各种各样的鸟儿们,是鸟儿们的天堂。只是听司机说,这几年游客来得多了,影响到小鸟们下蛋、孵蛋的情绪,越来越多的鸟儿搬到另外一个岛上去了,其实不管搬到那里,都逃不出人类的眼睛,当若干年后,一个新的鸟岛出现时,鸟儿们又该准备搬家了。

    油菜花到真是不少,只是感觉没那么盛了,一般7月底是看油菜花最好的时候。司机师傅带我们找了片种得比较晚的油菜花地(专门为游客种的,要收费),真的美极了,地上是盛开的明黄,天上是无尽的蔚蓝,再加上片片白云、青青湖水和远处隐约可见的群山,就算是天堂也不过如此吧。

    盐湖

    赶到盐湖时,天阴了下来,只买了10元的门票,其它诸如船票之类的,一律省了(事后证明,王师傅的建议是正确的)。

    初到查卡盐湖,还以为是到了个工厂,没有任何景点所应有的标记,正规的工厂大门,带传达室的那种,就连买票也是在一座类似办公楼的地方。其实,整个查卡盐湖就是一个工厂——采盐、造盐的大工厂。

    从没见过这么多的盐。路上是盐,湖面上也是盐,我们踩着雪白的盐往前走着,再加上阴阴的天和湖面上吹起的风,就好像来到了一个冰雪世界,只是这“雪”永远不会化。一列很原始的,好像煤矿上运煤的小火车开了过来,8、9个斗里装的都是新采出来的盐,其中一个斗翻了,撒了一地,却没有人心痛,没有人在乎,就好像撒了一车的泥土。就在露天,工厂堆了很多座两人多高的盐山,脚踏盐山,大喊一声:此山是我开!感觉不错。

    王师傅说,盐是有根的,只要不伤了根,采了盐,盐还会长出来,所以,这盐湖已经采了上千年了,还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样子。

    倒淌河、日月山

    整个倒淌河景点就是由一条河和一块碑组成的,只用5分钟就可以完成从参观到摄影的全过程。相传,倒淌河是由文成公主的眼泪流成的(如果连这你都不信,那这倒淌河可真就没什么可看的了)。

    所谓日月山就是两座不高的山头,每座山上有一个小亭子,分别叫做日亭、月亭,还有文成公主像——属于人造景观。景点门口有很多人牵着牦牛、骆驼,等着游客付费照像,这里的牦牛都是白色的,比山坡上放养的黑色牦牛漂亮、干净许多,牛儿的脾气也很温顺,我骑的那只还十分友好的闻了闻我的登山靴,看吧,人家还很识货呢,知道俺这是Gore-Tex的,所以倍加青睐。

http://www.8848tibet.com/qinghai/tours_2033.html

 

走,去青海湖吧

    三年前,从一位学音乐的朋友那里看到了张青海湖的照片,我被那一大片纯净的蓝震撼了,倾慕顿生。

    三年后,我的足迹第一次踏上了西北的土地,从北京一路西行,辗转宁夏赴青海,行程的最后一站就是我梦想已久的青海湖。

    我们运气不好。前一天去塔尔寺时还阳光明媚,次日去青海湖时天便阴沉了下来,路上居然还下起了雪。初夏遇雪当然很令人兴奋,但我却暗暗有些担心:没有阳光的青海湖是不是在我记忆中保持了三年的那种蔚蓝。

    汽车在青藏公路上飞驰,我侧头看着窗外:高原上的山没有植被但却显得富有层次和棱角,如画。刚下过的雪把山盖满了,隔远了看如云雾缭绕。路边牧场上的草还没有绿起来,但牦牛却已随处可见。突然间,导游的声音响起:“看,那就是青海湖。”我的心顿时抖了一下,竟然有些紧张,仿佛是在赴一个倾慕已久却从未谋面的爱人的约会。我转头向右望去,一片浅蓝色的水出现在远处,朝着汽车奔驰的方向连绵延伸。这就是三年来一直占据我心的青海湖吗?天气的确不好,湖水不是我记忆里的那种蓝,朋友的那张照片是在盛夏的艳阳下拍的,湖水蓝得透亮,透亮得眩目;天也蓝悠悠一尘不染。可眼前这湖水和天色,太淡了,太灰了。我心里略微有些失望,等了三年,我千里迢迢地赶来,却见不到它最美丽的容颜。

    汽车继续前行,离湖岸越来越近了,湖的色彩也浓重了许多,不再是先前所看到的“天边一抹灰蓝”了。这片湖真大,象海一样望不到边。车厢里有些人声沸腾了,所有的人都被它的宽广所震撼,其实我们对于它的大是早有耳闻的:四千多平方米的面积,三百六十公里的周长,古称“西海”。但是,我们所了解的只是一些数字啊,不走近它你始终只能在抽象的概念中去想象,只有亲临其畔你才能感受到它的浩瀚,当这宽广的湖水把你团团围住时,感动也如潮,整个儿把你淹没。

    我的心又一点点欢喜起来,看来还是不虚此行,青海湖的美也不一定非要阳光的照耀。司机把车停住了,导游让我们下去看看。车门刚开大家便涌了出去,在跑向青海湖的那一刻是充满了激情的,同团的几个男孩子甚至边跑边叫“我来了!”湖水仍然不够湛蓝,但我们已亲见了群山环抱里一片如海的水域,难望边际。远处有座山白雾蒙蒙,不知是绕山的云还是覆山的雪。湖边满是碎石,浪涛拍岸。湖阔如海,却又不同于真正的海。海边的空气是润湿的有大地的味道,但这边的空气却全是天空的味道,海拔三千多米,它离天要近多了,这里的天看上去仿佛就在伸手可及的头顶,因为少污染的缘故,显得很干净。不可能混淆的,这里四面都是高原的气息,它比海显得更纯净更神圣更壮阔,有如仙境。

    听说七八月份时青海湖边会开满油菜花,芬芳四溢。我可以想像得出那番景致:碧天蓝水、白云黄花,远山盛草,难怪导游说他每次带团来青海湖时都会有种发自内心的感动,难怪在盛夏季节来这里的游客宁愿不开车上的空调也要把窗打开,让花香进来,让纯净的大自然的气息进来。

    游完鸟岛回西宁的路上天空终于放晴了,我们终于见到了阳光下的青海湖应有的蓝色,我们也终于也见到了碧蓝如洗的天——高原上天阔地低。牧场上的牦牛一群一群的,就如同一幅美奂美仑的画上的点睛之笔,它让静穆的风景有了生机。同行的朋友激动之下向牦牛奔去,没想到反把它们惊散了,一群向着湖边跑去,一群向天边跑去,它们是要去那白云深处神仙居住的地方吗?

    青海归来,我见人就说起青海湖的魅力,我甚至觉得,它的美还胜过我一直推崇的张家界。当然,这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了,江南风景秀,但却没有高原风光这般大气。其实,高原景色之所以如此壮观,并不是因为它有多么气势磅礴,而是因为它的平和、宁静和宽容。当置身其中时,你也禁不住地也用一颗宽广的心去对待尘世。

    青海归来,我已经爱上了那一座座山川相连的青藏高原,我甚至想邀请每一个朋友,在下一个油菜花盛开的季节,走,去青海湖吧。

http://www.8848tibet.com/qinghai/tours_1850.html

 

走近那片蔚蓝

    广袤无垠的大西北,一片苍凉大地,一个让人返朴的地方。在那里,第一次看到真正叩长头的人,脸上无比的虔诚。坐在车上,路边的牧民朝你回首一笑,那黑里透红的脸庞,雪白的牙,清澈的眼神,纯朴憨厚的笑容,是我生命中难以忘却的风景。

——薇薇

    去青海湖之前,一位朋友告诉我们,“十二月的青海湖,不去遗憾,去了更遗憾!”
    “哦,为什么?”
    “因为现在那里什么也没有,一片荒凉……”

    我想,如果有山水,有绿色就可以称之为不遗憾,那么盎然绿意和明媚山水的温床又是在哪里呢?不还是黙黙承载那片美丽的大地与湖泊吗?既然山川犹在,那至少青海湖也是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女吧?于是我们就毅然决定,在大家都不去的季节,走近那片海,亲睹青海湖之荒凉和冷艳。

    从西宁到青海湖,有260公里,走传统的旅游线,大概有280公里,因为时间紧迫,我们没有那样的闲情逸致,只希望走近那久慕的青海湖,浸润冰凉的海水。

    这迫不及待的一路,真是风光无限的一路啊!我们从西宁一出来,映入眼帘的就是积雪皑皑的山顶和黄土高坡,公路就绕着山路蜿蜒,西北的公路很平直,不象西南的曲折,一路开来,任马由缰,绝不担心会人仰车翻,西宁司机很豪爽,给我们一行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,以及特有的民间笑话,我们一路笑声不断,一会就和司机混得烂熟,上车叫师傅,下车就叫大哥。

    西北的公路修筑在谷地,在西北,公路就叫峡,什么羊跳峡,刘家峡……道路沿山而行,随山势起伏,车行路上,时起时落,心也随之上下,这样的感觉很是奇特。

    看到青海湖的时候我们就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,感觉见到了我们平时所未见,不一般的印象映进了眼帘,那美丽的景色不仅仅是会让我们不虚此行,更会让我终身难忘。抬眼仰望,尽是蓝天白云,空旷无际,西北的天空,是那样的蔚蓝澄澈,简单与粗犷,当我没有见过这片蔚蓝时,绝对不会相信这会是人间真实的色彩,以为“此景只应天上有,人间得睹有几人”?

    透过车窗,极目远眺,只见由清晰到朦胧的沙丘,还有明年春天会继续绿遍大地的草原,一群群悠闲而过的羊群映入眼帘,它们不怕人,很骄傲地从我们的身边漫步过去,仿佛告诉我们,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。随问几个难得见到的牧羊人,都清一色的藏话,我们一句也听不懂,连为我们带路的兰州人也是稀里糊涂,此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中国地大物博,人口众多,民族文化之丰富深远。几千年前曾经我们的祖先征服了辽阔的中原大地,却没有达到秦始皇的治国理想:车同轨,书同文,统一度量衡。真正的征服其实是文化的同化,是不战而屈人之兵,只是这样的高明法则,需要漫长的时间来实践,是几代?还是几十代?好大喜功的征服者们,哪里有这样的闲情逸致,构想得到千年以后的丰功伟业呢?然而彼具讽刺意味的是,所谓的征服,在千年以后,依然没有按照征服者最初设计的宏图延伸,而是按照世界原本的自然规律在延续。

    在岁月的轮回里,其实,只有时间,才是永远不败的君主。

    我们驱车在曾经是沙滩的大马路上疾驶,沿着青海湖绕行,车速很快,但是相对于一侧的湖之湛蓝,只感觉我们是在爬行,我们尽情呼吸大西北没有任何污染的高原空气,凉浸浸,甜丝丝的,真的是心旷神怡,自己被都市林立烟囱的黑烟重重熏淫的肺,在这里终于得到了一次清洗,同样被涤荡的还有被熙熙攘攘弄乱了的神经,这里,好一个世外桃源。

    终于找到一个岔口,转进去就到了青海湖有名的渔场--鸟岛。来青海湖之前,接待我们的王经理就要请我们吃青海湖的湟鱼。湟鱼是青海湖的特产,关于湟鱼,还大有讲究,据说当地人是不吃湟鱼的,他们视湟鱼为神物,很尊重,曾经这里的湟鱼非常多,最便宜的时候是2角钱1斤。青海湖湟鱼的味道据说十分鲜美,不用加入任何佐料都有一种自然的清香,于是湟鱼就如同薄命的红颜,生命群体迅速地锐减,加之湟鱼生长周期缓慢,一斤湟鱼要生长10年,国家为了保护这稀有海洋生物,颁布了禁捕令。我们没有吃到青海湖的湟鱼,但是我们却一点遗憾也没有,因为我们至少没有成为加速青海湖珍贵水生物灭绝的帮凶。

    鸟岛的沿湖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,我们漫步冰封,极目远眺。

    在青海湖,世界原来可以简单到只有一种颜色:蔚蓝。

    蔚蓝的天空,蔚蓝的湖水,除了蔚蓝,还是蔚蓝,海天一色,两皆茫茫,我已分不出哪里是湖,哪里是天,哪里又是人间!

    用这么简单而又纯粹的蔚蓝来着墨,绘出了青海湖绝美的画卷,我的目光所及处皆是无边无际的蔚蓝,由远及近,由浅而深,纯净、纯粹、简洁,没有丝毫的遮掩,没有刻意的张扬。

    一片简简单单的蔚蓝中我的呼吸开始凝重,感觉自己已不复存在,灵魂快速飞离我的肉身,飞翔在天人合一的道家境界。

    远处的人间,有无限的平安与快乐,无限的风光……

    独立这片蔚蓝,暂时可以忘却无数的落蕊与残红;亦可以忘却花荫中掉下的枯叶,私语地预告三秋的情意;亦可以忘却欲惑满溢的人间,阳光与雨露的殷勤,不能恢复他们腮颊上生命的微笑;亦可以忘却纷争的人间,清风与明月的仁慈,不能感化他们心灵之阴暗;亦可以忘却喧嚣的人间,行云与朝露的丰姿,不能引逗他们刹那间的凝视;亦可以忘却浮躁的人间,绚烂的春时与媚草,只能反激他们悲伤的意绪。

    我亦可以暂时忘却我自身的种种;忘却我童年期清风白水的天真;忘却我少年期种种虚荣的希冀;忘却我渐次的生命觉悟;忘却我热烈时理想的寻求;忘却我心灵中乐观与悲观的斗争;忘却我攀登的艰辛;忘却刹那的启示与澈悟之神奇;忘却我生命潮流之骤转;忘却我陷落绝境中之幸与不幸,忘却我追忆不完全的梦境;忘却我大海里深埋的秘密;忘却曾经刳割我灵魂的利刃,炮烙我灵魂的烈焰,摧毁我灵魂的狂飙与暴雨;忘却深刻的怨与艾;忘却我的冀与愿;忘却我的恩泽与惠感;忘却我的过去与现在……昨日之记忆,渐渐的膨胀,渐渐的模糊,渐渐的不可辨认;今日之困惑,渐渐的收缩,逼仄成意识的一丝,细极狭极的线丝,裂成了无数不相联续的黑点,黑点渐次地隐翳、包容在蔚蓝之深远中……

    浩浩青海湖,烟波万倾,暄尘在此散去;寂寂的时空,万籁无声,只有我的思想激情飞扬。突然间蔚蓝之深处有点点白帆闯入眼帘!渔家告诉我,那是渔民从鸟岛归航,而此时,已近黄昏,我们,也该踏上回归的路了。

    无法割舍的青海湖啊,你让我激情洋溢!而我唯有毅然转身,留下渐次变大的片片白帆在身后……

    别了,青海湖,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路人,你不属于我,但是你包容过我!

薇薇——2003年1月2日13:20
http://www.8848tibet.com/qinghai/tours_1931.html

 

环青海湖一周

    早上6点从西宁出发,这天我把能穿得衣服都穿上了(2件T恤1件加厚衬衫1件外套)但坐在车里还是觉得冷。从西宁开往湟源县的途中,因为前方炸山停留了约15分钟,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,只听“轰轰”几声巨响大大小小得石头从山上滚下来,卷起很多土,看得挺吓人得。车经过时看到原本绿绿得山一下子变得秃秃得,心中突然有种莫名得凄凉感。不过没多久取尔代之就是兴奋,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军工厂,放眼往去到处都是厂房,这就是原子城了,这就是当年造原子弹的地方,它对外开放没多久,看得出它当初是多么兴旺。

    一路的油菜花金灿灿得,还时不时得有牛啊羊啊经过,赶紧下来拍照,在这样的心情下我们开过了最难走得一段石子路,眼前是一段笔直的柏油马路,两边的景也由山变成了一片一片连绵不断得草场,这里就是“金滩和银滩”。据说王若冰先生曾在这里采风随后写下脍炙人口得“在那遥远的地方”。看这蓝蓝的天,绿油油的草场,上面还有高山牦牛群和羊群的点缀,此时的我们暗叹没有大诗人、大艺术家的那份豪情通过诗句来表达自己的情感,我们现在唯一想做得就是在草场上狂奔、狂叫宣泄一下情绪。

    人在美景下会陶醉会忘却所有烦恼。在不远处以能看到一条蓝色的带子,司机说这就是青海湖了,可开了好久看到得还只是一条蓝色的带子,原来青海湖环湖周长有360公里(从西宁到兰州也只有245公里)我们现在还只是在外围呢!

    环湖的这条柏油公路真是没话了:两车道,开半个小时都不代转弯得;人少车少。记得打赛车游戏时的那条公路吗?一模一样而且还多了草场、湖水、牛羊群,这美得像幅画。在这样的公路上,你甚至还能看到“海市蜃楼”,就是前面一辆车的倒影,太神奇了!

    12:30我们终于到达了青海湖上的鸟岛。司机很遗憾得说:“以前去鸟岛要坐船,而现在由于湖水得减少(20年减少了近20分之1)开着车就能过去。鸟岛也由一个岛屿变成了与大陆相连的半岛。它是由蛋岛和鸬鹚岛组成的。

    车开到一半时,我们要下车换上保护型的电瓶车。

    先到“蛋岛”。每到鸟类孵化季节,岛上鸟蛋无数。我们去时只有一种叫“棕头鸥”留在岛上,满天满地都是它的踪迹,还有数都数不清的蛋。看到这些真狠不得我也变成一只“棕头鸥”高高得飞到天空鸟瞰这蓝蓝得青海湖。

    随后我们又去了“鸬鹚岛”。这里可以有机会和青海湖做一次“亲蜜接触”。赶紧把束缚你的鞋拖掉吧。当站在水中浪花不停拍打你的双脚时,做个深呼吸吧,听听鸟叫,神仙也只不过如此了!不过不能站太久,水很凉,要知道青海湖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。爬上“鸬鹚岛”就看到悬崖峭壁上筑满了鸬鹚的窝,一眼望去黑压压全是鸬鹚。

    没办法今天的行程太长了,所以在一地不能久留,我们要往回赶了。此时一点都不累,只想把所有的景都印在脑子里。

    我们先经过了“倒淌河”,传说文成公主进藏时来到这里,心中泛起思乡之情,不禁泪如雨下,泪水汇成了一条河,可能是由于水土流失,现在只能叫“倒淌溪”。

    接下来汽车沿着盘山公路不断得向上开,司机告诉我们这里就是日月山的山系了,此时的海拔是3520M,日月山可以说是青海省得分水岭:它得东面是湟水谷地,良田阡陌,是典型的农耕文化区;而西面则是青海湖,壮阔的草原,是典型的游牧文化区 。车又继续开了有半个小时,我们进入了拉脊山的山系了,现在海拔是3820M大家太兴奋了,都想感受一下此时得高度,都在想会不会有高原反映呢?没想到外面的气温比车里的气温降了足有10度,再加上山头上风奇大,我们都有些受不了了,拍了几张就继续赶路。

    回到西宁以是晚上8点多了,这一天带给我们得是惊喜不断,这才让我了解到中国真可谓是地大物博。

http://www.8848tibet.com/qinghai/tours_1905.html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生物小吧